首页>>ag真人国际厅网站

雪糕被迫杀入“高价时代”

  雪糕被迫杀入“高价时代”而高端雪糕之所以能够在近几年占据线下冰柜,一方面与各大品牌铺设渠道有关。

  比如,蒙牛就在 2021 年全年业绩中就透露,公司冰淇淋事业部通过进一步加速数字化营销、拓展便利店渠道、加速网点覆盖及提升直营占比等措施,提升了市场产品周转速度和供应链效率。

  另一方面则是因为受利益驱使,线下渠道如便利店和商超等更愿意上架高端雪糕。

  我们一般可以拿雪糕零售价 30%-50% 的利润,同样的分成,一个高价雪糕可以让我赚几块甚至十几块,但低价雪糕只能赚几毛甚至几分钱。 位于北京海淀区的一家线下便利店店主王芳对「创业最前线」表示。

  王芳直言,雪糕的季节属性决定了其低频消费的特征,一年卖雪糕的黄金时间只有 3 个月,所以他们宁愿 厚利少销 ,也不愿意 薄利多销 。

  于是,在品牌和线下店店主的 共同努力 下,便利店冰柜里的老冰棍、小旋风这些一两元左右的雪糕,逐渐被钟薛高、梦龙、八喜等十几元甚至二十几元的冰淇淋挤得没了位置。

  近几年来,在消费升级的趋势下,雪糕赛道的入局者也逐渐增多。天眼查数据显示,我国目前有近 4.5 万家雪糕相关企业,且今年以来已新增 3000 余家雪糕相关企业。

  目前,外有哈根达斯、和路雪、雀巢等知名品牌,内有知名伊利、蒙牛、光明等老牌厂商,还有新近崛起的钟薛高、马迭尔、中街 1946 等新锐品牌,甚至连茅台与恒顺也开始跨界卖雪糕,意图分一杯羹。

  但在如此内卷的环境下,各雪糕品牌却没有像别的行业那样盲目打 价格战 ,反而默契地将 高端化 作为雪糕界致胜的不二法门——欧睿国际咨询的数据显示,2015-2020 年,我国整体冷饮平均单价上涨了 30%。

  其实涨价的原因很简单,人工和原料都涨价了,雪糕不得不涨价。 唐山雪糕批发商王梓向「创业最前线」解释。

  事实上,据统计称,2008 年到 2020 年,冰激凌生产所需的牛奶、淡奶油等原材料成本价格上涨了大约 80% 左右。如同新式茶饮一样,如今的雪糕产品也进入了高端化、健康化和潮流化的发展阶段,各大品牌追求 原料升级 ,选择纯正牛乳等,自然就增加了原料成本。

  而且,品牌们为了布局年轻化消费市场,自 2018 年起雪糕跨界联名成为了吸引年轻人的 法宝 。据雷报统计的 32 款 IP 联名雪糕中,跨界品牌联名达 16 款,而此类联名让雪糕价格一骑绝尘——雪糕绝大部分折合单价都在 10 元以上。

  以钟薛高为例,据解数咨询数据显示,仅今年 5 月 4 日到 6 月 2 日,钟薛高在小红书上的种草笔记数高达 531 篇。而这些,都需要品牌们砸下真金白银去做营销推广。

  雪糕在夏天是刚需,以前雪糕的品类并不多,赛道玩家少,稍微涨点钱就能盈利。但现在各种咖啡奶茶、饮料品牌层出不穷,选择性变多了,雪糕的利润空间也被挤压了。 王梓表示,现在的雪糕要是不做高端品类,基本很难活下去。

  如今的雪糕的市场份额,超半成都握在 4 家品牌手中。据《中国冰淇淋市场深度评估及发展趋势预测报告(2022 版)》数据,伊利、和路雪、蒙牛和雀巢这 4 家品牌的线%。

  专门做低价的冰棒的小品牌,不仅在线下铺货上没有大品牌有优势,利润也不多,就算走利薄多销的路线,在渠道上就很难,想要达到大市场份额也有限。 王梓向「创业最前线」表示, 你去便利店或者小卖铺看一下,老冰棍、绿豆等低价雪糕都是大品牌旗下的。

  他再次感慨,只有伊利、和路雪和蒙牛这样的大品牌,在线下渠道占据了大半江山,才有底气让一些品类走薄利多销的路线。

  事实上,就连在这个夏天意外 出圈 、被 一亿网友 保护的雪莲,在渠道扩展上都显得很谨慎。不久前, 夏君乐 牌雪莲冰块创始人济南君乐乳业食品有限公司总经理张社军向媒体表示,受制于冷链物流成本,目前雪莲并不会做全国化的市场。

  位于福建的一家雪糕工厂的工人也表示,一般像雪糕这样的消费品都是用 3 个月的时间赚够一年的钱, 一到秋冬两季,工厂都是直接停工停产,或者生产一点点畅销的。

  当然,最重要的是市面上有足够多的消费者,情愿花费十几元甚至几十元去买一根雪糕。

  哪个价位都有消费者买单。 王梓表示,很多消费者会问他,店内有没有钟薛高批发,从而完成下单。

  最直观的是,茅台与蒙牛联名出品的茅台冰淇淋,均价 64 元,这个产品在 i 茅台 App 上线 分钟全部售罄,销售数量逾 4 万个,销售金额逾 250 万元。在线下首发城市贵阳,茅台冰淇淋旗舰店营业开售 7 小时,销售额破 20 万元,销售单数破 900 单,共计销售茅台冰淇淋 5000 余个。

  「创业最前线」在电商平台搜索关键词雪糕 ,除了第一款标注广告推荐位外,销量排名中第一的雪糕为钟薛高,158 元 10 支的雪糕月销 2 万 +,销量是 22.9 元 8 支的平价雪糕的一倍。

  种种迹象表明,雪糕的低价时代已经成为过去,雪糕市场正 被迫 杀入高价时代。

  哪个价位的雪糕都有消费者买单。 王梓再次强调了一遍。不过,虽然任何价位都有消费群体,但高端群体毕竟是少数。

  王梓透露,中低端价位雪糕销量还是占大部分, 我店里中低端价位雪糕销量占比约六成。

  对此,便利店店主王芳也表示,高端雪糕在线下卖不动,如今像可爱多、梦龙、老冰棍这些老牌子依然受欢迎,且价格在 10 元以内的传统雪糕销量仍然是最好的。

  在线上渠道同样如此,据美团数据显示,2022 年 6 月平台上平价雪糕订单量突破百万单,3 元以下订单占比达七成。在 7 月第一周,3 元以下的雪糕占比继续提高,从 6 月的 71% 上升到 75%。

  其实很好理解高价雪糕走红的现象,品牌们大批营销是有作用的。 新消费媒体人张婧表示,有了互联网之后,各大品牌找各种博主种草雪糕,消费者看到新鲜的雪糕确实会有尝鲜的心理。

  但随着互联网上广告轰炸、地毯式种草、线上线下一起铺货,这种尝鲜心理所引起的购买热潮会逐渐减弱,复购率也要打折扣。

  张婧介绍,近几年便利店渠道引入一批成本低、毛利高、售价贵的网红产品,进而带动整体价格,但此类产品复购率不高,消费者尝过一次可能就不会再买了。 反而是那些老牌低价雪糕品类,不仅是消费者熟悉的味道,还价格低廉。

  低价雪糕是夏天最好的引流利器。 王梓拿他家店铺收入给「创业最前线」算了一笔账,他一天多的时候能卖 1 万多元的货,其中八、九成的消费者都是冲着 5 毛、1 元的雪糕走进店铺的,但这部分人往往有四、五成还会再购买一些高价雪糕。

  因为雪糕是季节性极强的消费品,一年能卖 60 万货,我就能赚 18 万左右,除去房租电费,工人的花销,到手赚 10 万元。 王梓表示,虽然利润大部分来源是高价雪糕,但还是靠低价雪糕引流。

  我之前其实试过不上新 3 元以下的低价雪糕,但消费者往往打开冰柜看看就不买了。 王芳表示,他所在的小区里年轻人并不多,他们往往就购买 1 块钱一根的老冰棍,1 块多元一根的红豆、绿豆,基本不吃超过 3 元的。

  而且,雪糕在线下的消费场景,一般是人走在路上热了渴了,立即就要进店来一根。或者天气太热,一家人买些雪糕消暑,因此价格低的品牌会更容易做消费决策。

  不过,雪糕品类的替代品太多了——不仅有 3 元至 5 元左右的瓶装饮料,还有奶茶店和咖啡店,在路上比比皆是。

  在张婧看来,雪糕如今承载的已不只是消暑属性,还承担了一部分甜品、新茶饮的需求。更进一步的是,越来越多的雪糕还兼具了网红文创打卡、社交曝光、礼品奖励等功能。但这些属性奶茶和咖啡也能很好的满足, 消费者花十几元甚至几十元买一杯咖啡或奶茶,不香吗?

  而且,生产雪糕没有什么技术含量。对于一款雪糕来说,基础原料无外乎牛奶、乳脂、糖和食品添加剂。即便如今有品牌在原料和品质上有所提升,让价格同比上升,但这些原材料价格终究是有 天花板 。

  雪糕行业发展近百年,高价确实已经成为趋势,但普通消费者想要的 消暑利器 ,肯定不是两位数起步的一根雪糕。

本文由作文网ag真人国际厅网站栏目发布,感谢您对作文网的认可,以及对我们原创作品以及文章的青睐,非常欢迎各位朋友分享到个人站长或者朋友圈,但转载请说明文章出处“雪糕被迫杀入“高价时代”